您當前的位置:首頁>黨史在線

烈士林杰:克盡厥職 為停止誤戰血染湘西

2019年06月04日 11:05:43 來源:新華網 記者滕軍偉

湖南省武岡縣烈士陵園,山南麓右側一排烈士墓碑中,一座高大的青灰色花崗巖墓碑惹人注目,上書:“為剿匪捐軀之中國共產黨員武岡縣人民政府公安局副局長林杰之墓”。這是武岡縣人民為紀念這位捐軀湘西的異鄉烈士而樹立的。

林杰,又名林學田,1918年出生于黃縣(現龍口市)歐頭于家村一戶農民家庭。他8歲入學,后來跟隨姨夫外出謀生,1939年回到家鄉,靠務農度日。

1941年,日本侵略者加緊對中國人民搜刮和掠奪,當時林杰的家鄉西北部10公里處是日偽統治中心黃縣城,村東10公里是日偽黃城集聚點。處于日偽軍交錯統治下,林杰聊以卒歲的念頭破滅了。1942年,他說服雙親,辭別妻兒,投身到抗日戰爭的洪流。

林杰參加革命后,先后在北海獨立團、黃縣城北區武裝部、黃縣公安局、黃縣武裝部等處工作。此間,他不管什么工作,一心撲在工作上,從來不講回報,常常半月難得回家一次。兒子長到七八歲了,還不知道爸爸是什么模樣。

在北海獨立團當兵期間,部隊經常到黃縣境內作戰。每次接受任務后,林杰都利用人熟地熟等有利條件,帶領民兵掐電線、破公路,神出鬼沒,搞得敵人不得安寧。曾經一夜之間,他組織民兵將敵人從黃縣城到黃城集的運輸線和通信線全部掐斷。還有一次,他帶領民兵夜間潛入歐頭孫家據點,埋設地雷,將雷弦掛在柵欄門上,一偽軍下炮樓開門引爆了地雷,當場炸死,其他偽軍被嚇得幾天不敢下炮樓。

艱苦的戰爭環境,鍛煉了林杰。1944年他光榮地加入了中國共產黨。1948年,膠東軍區黨委動員干部南下支援新解放區。父母的擔憂,妻子的挽留,讓林杰進退兩難。他耐心地說服家人:“眼前咱家確實困難,可別人就沒有困難嗎?我是共產黨員,應以天下為己任,帶頭南下。”

為配合部隊南下,他走一路宣傳一線,駐到一地宣傳一片,先后在河南濮陽、郟縣、湖南岳陽等地駐扎。1949年7月,他被任命為湖南省武岡縣公安局副局長。

武岡地處湘西,土匪十分囂張。他顧不得洗去征塵,就投入到剿滅土匪、建設新政權的斗爭中。1950年2月8日,區中隊得到消息,一股土匪躲在花園曾家祠堂內,時任二區區長的林杰馬上率隊前往,但卻撲了個空。他分析敵人可能會返回祠堂,于是命令中隊埋伏起來。入夜下起了雨,漆黑一團。22時許,遠處傳來雜亂的腳步聲,哨兵問話未得到回應后,判定是土匪返回,于是迅速組織火力阻擊。

午夜時分,進攻的火力夾雜著擲彈筒的爆炸聲。“土匪多系散兵游勇,絕不會組織這樣有秩序的進攻。”林杰憑豐富的戰爭經驗,判斷這是誤戰。原來對方是另一支剿匪部隊,未來得及與二區聯系,就前去圍剿,導致了誤戰。

此刻爆炸聲響成一片,多持續一分鐘,就會增加一份傷亡,林杰來不及多想,一邊命令區中隊停止射擊,一邊從窗口高聲呼喊:“不要打了,我們是二區區中隊,是自己人!”為引起對方注意,林杰竟將整個上身探出窗外。突然,一顆子彈擊中林杰的胸部,他倒了下去。在生命垂危的時刻,仍竭盡全力地說:“快-快-吹聯絡號!”號聲傳來,槍聲戛然而止,林杰卻再也沒有醒來。

1951年,林杰被湖南省人民政府評定為“革命烈士”。

受林杰影響,他的兒子林士海、孫子林春光也都參軍入伍。從抗日戰爭到解放戰爭再到和平時期,林家三代愛國奉獻情懷薪火相傳。2018年12月22日,龍口市蘭高鎮中心大街西側的一家自行車修理鋪突然著火,危急關頭,退伍軍人林春光挺身而出,受到群眾稱贊

“作為革命先烈的后代,我們要傳承紅色基因,弘揚優良傳統,讓紅色基因代代相傳,使紅色基因滲進血液、沁入心扉。”林春光說。




分享到:
0
一周新聞排行榜
人事任免
公告公示
黨史在線

Copyright ? 1999-2017 Zjol. All Rights Reserved

浙江在線版權所有

浙江組織工作網

烈士林杰:克盡厥職 為停止誤戰血染湘西

2019年06月04日 11:05:43 來源:新華網 記者滕軍偉

湖南省武岡縣烈士陵園,山南麓右側一排烈士墓碑中,一座高大的青灰色花崗巖墓碑惹人注目,上書:“為剿匪捐軀之中國共產黨員武岡縣人民政府公安局副局長林杰之墓”。這是武岡縣人民為紀念這位捐軀湘西的異鄉烈士而樹立的。

林杰,又名林學田,1918年出生于黃縣(現龍口市)歐頭于家村一戶農民家庭。他8歲入學,后來跟隨姨夫外出謀生,1939年回到家鄉,靠務農度日。

1941年,日本侵略者加緊對中國人民搜刮和掠奪,當時林杰的家鄉西北部10公里處是日偽統治中心黃縣城,村東10公里是日偽黃城集聚點。處于日偽軍交錯統治下,林杰聊以卒歲的念頭破滅了。1942年,他說服雙親,辭別妻兒,投身到抗日戰爭的洪流。

林杰參加革命后,先后在北海獨立團、黃縣城北區武裝部、黃縣公安局、黃縣武裝部等處工作。此間,他不管什么工作,一心撲在工作上,從來不講回報,常常半月難得回家一次。兒子長到七八歲了,還不知道爸爸是什么模樣。

在北海獨立團當兵期間,部隊經常到黃縣境內作戰。每次接受任務后,林杰都利用人熟地熟等有利條件,帶領民兵掐電線、破公路,神出鬼沒,搞得敵人不得安寧。曾經一夜之間,他組織民兵將敵人從黃縣城到黃城集的運輸線和通信線全部掐斷。還有一次,他帶領民兵夜間潛入歐頭孫家據點,埋設地雷,將雷弦掛在柵欄門上,一偽軍下炮樓開門引爆了地雷,當場炸死,其他偽軍被嚇得幾天不敢下炮樓。

艱苦的戰爭環境,鍛煉了林杰。1944年他光榮地加入了中國共產黨。1948年,膠東軍區黨委動員干部南下支援新解放區。父母的擔憂,妻子的挽留,讓林杰進退兩難。他耐心地說服家人:“眼前咱家確實困難,可別人就沒有困難嗎?我是共產黨員,應以天下為己任,帶頭南下。”

為配合部隊南下,他走一路宣傳一線,駐到一地宣傳一片,先后在河南濮陽、郟縣、湖南岳陽等地駐扎。1949年7月,他被任命為湖南省武岡縣公安局副局長。

武岡地處湘西,土匪十分囂張。他顧不得洗去征塵,就投入到剿滅土匪、建設新政權的斗爭中。1950年2月8日,區中隊得到消息,一股土匪躲在花園曾家祠堂內,時任二區區長的林杰馬上率隊前往,但卻撲了個空。他分析敵人可能會返回祠堂,于是命令中隊埋伏起來。入夜下起了雨,漆黑一團。22時許,遠處傳來雜亂的腳步聲,哨兵問話未得到回應后,判定是土匪返回,于是迅速組織火力阻擊。

午夜時分,進攻的火力夾雜著擲彈筒的爆炸聲。“土匪多系散兵游勇,絕不會組織這樣有秩序的進攻。”林杰憑豐富的戰爭經驗,判斷這是誤戰。原來對方是另一支剿匪部隊,未來得及與二區聯系,就前去圍剿,導致了誤戰。

此刻爆炸聲響成一片,多持續一分鐘,就會增加一份傷亡,林杰來不及多想,一邊命令區中隊停止射擊,一邊從窗口高聲呼喊:“不要打了,我們是二區區中隊,是自己人!”為引起對方注意,林杰竟將整個上身探出窗外。突然,一顆子彈擊中林杰的胸部,他倒了下去。在生命垂危的時刻,仍竭盡全力地說:“快-快-吹聯絡號!”號聲傳來,槍聲戛然而止,林杰卻再也沒有醒來。

1951年,林杰被湖南省人民政府評定為“革命烈士”。

受林杰影響,他的兒子林士海、孫子林春光也都參軍入伍。從抗日戰爭到解放戰爭再到和平時期,林家三代愛國奉獻情懷薪火相傳。2018年12月22日,龍口市蘭高鎮中心大街西側的一家自行車修理鋪突然著火,危急關頭,退伍軍人林春光挺身而出,受到群眾稱贊

“作為革命先烈的后代,我們要傳承紅色基因,弘揚優良傳統,讓紅色基因代代相傳,使紅色基因滲進血液、沁入心扉。”林春光說。




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826彩票 锡林郭勒 | 甘南 | 承德 | 宁波 | 朝阳 | 黔西南 | 赤峰 | 珠海 | 寿光 | 潍坊 | 赵县 | 汉川 | 曲靖 | 德清 | 山南 | 辽宁沈阳 | 文山 | 眉山 | 宁国 | 乐清 | 丽江 | 枣庄 | 巢湖 | 常德 | 九江 | 青海西宁 | 淮北 | 南京 | 临海 | 鄢陵 | 阿坝 | 陵水 | 昆山 | 宜春 | 沧州 | 白银 | 曲靖 | 肥城 | 忻州 | 昌吉 | 株洲 | 昌吉 | 揭阳 | 那曲 | 汝州 | 安岳 | 江门 | 阿拉尔 | 大兴安岭 | 泸州 | 牡丹江 | 金昌 | 儋州 | 渭南 | 达州 | 景德镇 | 商洛 | 甘孜 | 淮北 | 兴化 | 张掖 | 眉山 | 潍坊 | 泰州 | 迁安市 | 内江 | 宜昌 | 咸阳 | 衡水 | 龙岩 | 玉溪 | 贺州 | 庄河 | 大连 | 巢湖 | 娄底 | 琼海 | 石嘴山 | 德宏 | 泗洪 | 昭通 | 晋城 | 亳州 | 湖州 | 本溪 | 湖南长沙 | 曲靖 | 邹平 | 大连 | 克孜勒苏 | 珠海 | 泰州 | 宿州 | 日喀则 | 酒泉 | 营口 | 楚雄 | 图木舒克 | 邯郸 | 喀什 | 莱州 | 吉林长春 | 武安 | 长垣 | 萍乡 | 台中 | 靖江 | 禹州 | 龙口 | 广饶 | 大连 | 张掖 | 大丰 |